7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央视【东方名家】系列光碟《实战网络销售》张有为讲师,集8年的企业网站推广、网络营销策划和网络营销实战经验,先后为两万多家中小企业成功实施了网络营销培训。
 
详细企业介绍
【奥鹏网商学苑】??? ??????奥鹏网商学苑是由上海奥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商张有为先生创立并亲自授课,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做网络营销的落地执行系统和网上操作实战技能培训,经过2~3天或1~3个月的实战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地址:上海市南汇区沪南公路2729弄1125号
  • 电话:021-51099317,18616850390,QQ群53150199
  • 传真:021-51099317
  • 联系人:张有为 先生
公告
2011年在东方名家开讲《实战网络销售》并发行光碟。2013年在深圳、温州及上海通过网商总裁班,带领60个老板,保姆式传帮带一年,现招收老板学员中……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ali15866693137
员工
yxueting
供应商
sdpyyzc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香港新版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

我不吃猪肉很久了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11   阅读( )  

  有报道说,饲料价格上涨,而猪价下跌,“养殖户已处于盈亏边缘”。记者从河北清苑县的几名养殖户处了解到,他们计划把存栏的猪卖掉后就不再养了。(《每日经济新闻》7月24日)

  在我所生活的湖北省荆州市,情况也差不多。生猪收购价还远低于报道中说的“全国不少地区徘徊在7元/斤左右”,在“某些地区甚至更低”范围内。不过,本地农户普遍种植有葡萄,种植葡萄需要大量肥料,如果自己不喂猪积肥,买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所以,积肥其实也计算为收入的一部分,综合下来,同样在盈亏边缘徘徊。

  一是,小农生产模式没有效率。在饲料以及整个农产品收购、加工上,小农模式决定了中间环节特别多,农药、化肥经过多层级代理、分销后价格高昂;生产过程中不可能自购农业机械而必须高价雇用;收购、生产过程又层层代理、集并,最终将豆腐整出肉价钱。

  在销售上,小农模式决定盈利要求过高。一个家庭,养数十头猪已经算多了,在价格最好的年份,生猪收购价10元/斤,即使消费者抱怨吃不起肉,即使每头猪赚上千块,总盈利也有限。而现代化技术条件下,人均养殖量可能就高达数千头,每头猪赚100元,盈利就不得了。发达国家人工成本远高于国内,而从这些国家进口的猪肉却远比国内便宜,实在是现代化生产的效率。

  二是消费信心丧失。报道中采访的养殖户,不讳言自己用“全价料”,并说猪4个月出栏。据我所知,在江汉平原,传统饲料也基本被“全价料”淘汰。用“全价料”喂养,从猪仔到200多斤重的成猪,一般只需要90天左右,最长不超过100天。我甚至查了农业部的产业资料,诸多资料显示,生猪养殖还是以5~6个月为一个计算周期。那么,90~100天的周期内养大的猪,究竟吃了什么?

  我只是说身边的事。在江汉平原,农户喂自家的“年猪”,基本不用“全价料”;或者,将栏里的猪分开,商品猪用“全价料”,自家的“年猪”用粮食、菜、粗糠。一个原因,众所周知,用饲料喂的猪肉难吃、腥味重、一炒一锅水。另一个原因,即便没有权威发布,农户也本能地觉得违反自然生长规律的东西是可怕的。“现在的人吃些怪东西,就是病多”,已经是本地的口头禅。我特别想通过记者问问被采访的养殖户,在算了半天“全价料”账后,请他回答,用“全价料”喂出来的猪肉,他自己吃吗?

  我没有条件自己喂猪,又“稍微”有些关心自己的健康,只能不吃。我不知道多少人如我一般,被迫戒了或者减少了吃猪肉,但我知道,一只又一只蝴蝶扇动翅膀,终于会引发飓风。如果需求萎缩,无论你成本如何高扬,价值规律一定会起作用,价格必定会“跌跌”不休。结果,受伤的不仅是消费者,还有农户自己。

  有报道说,饲料价格上涨,而猪价下跌,“养殖户已处于盈亏边缘”。记者从河北清苑县的几名养殖户处了解到,他们计划把存栏的猪卖掉后就不再养了。(《每日经济新闻》7月24日)

  在我所生活的湖北省荆州市,情况也差不多。生猪收购价还远低于报道中说的“全国不少地区徘徊在7元/斤左右”,在“某些地区甚至更低”范围内。不过,本地农户普遍种植有葡萄,种植葡萄需要大量肥料,如果自己不喂猪积肥,买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所以,积肥其实也计算为收入的一部分,综合下来,同样在盈亏边缘徘徊。

  一是,小农生产模式没有效率。在饲料以及整个农产品收购、加工上,小农模式决定了中间环节特别多,农药、化肥经过多层级代理、分销后价格高昂;生产过程中不可能自购农业机械而必须高价雇用;收购、生产过程又层层代理、集并,最终将豆腐整出肉价钱。

  在销售上,小农模式决定盈利要求过高。一个家庭,养数十头猪已经算多了,在价格最好的年份,生猪收购价10元/斤,即使消费者抱怨吃不起肉,即使每头猪赚上千块,总盈利也有限。而现代化技术条件下,人均养殖量可能就高达数千头,每头猪赚100元,盈利就不得了。发达国家人工成本远高于国内,而从这些国家进口的猪肉却远比国内便宜,实在是现代化生产的效率。

  二是消费信心丧失。报道中采访的养殖户,不讳言自己用“全价料”,并说猪4个月出栏。据我所知,在江汉平原,传统饲料也基本被“全价料”淘汰。用“全价料”喂养,从猪仔到200多斤重的成猪,一般只需要90天左右,最长不超过100天。我甚至查了农业部的产业资料,诸多资料显示,生猪养殖还是以5~6个月为一个计算周期。那么,90~100天的周期内养大的猪,究竟吃了什么?

  我只是说身边的事。在江汉平原,农户喂自家的“年猪”,基本不用“全价料”;或者,将栏里的猪分开,商品猪用“全价料”,自家的“年猪”用粮食、菜、粗糠。一个原因,众所周知,用饲料喂的猪肉难吃、腥味重、一炒一锅水。另一个原因,即便没有权威发布,农户也本能地觉得违反自然生长规律的东西是可怕的。“现在的人吃些怪东西,就是病多”,已经是本地的口头禅。我特别想通过记者问问被采访的养殖户,在算了半天“全价料”账后,请他回答,用“全价料”喂出来的猪肉,他自己吃吗?

  我没有条件自己喂猪,又“稍微”有些关心自己的健康,只能不吃。我不知道多少人如我一般,被迫戒了或者减少了吃猪肉,但我知道,一只又一只蝴蝶扇动翅膀,终于会引发飓风。如果需求萎缩,无论你成本如何高扬,价值规律一定会起作用,价格必定会“跌跌”不休。结果,受伤的不仅是消费者,还有农户自己。